忍者ブログ

Tragically beauty

Yearning for freedom of life! !

秦州





紅塵如夢,白衣勝雪,在那清淺的時光裏,你曾來過秦州。那一年七月,你一身滄桑,滿面風塵地走進秦州。是的,你也曾來過秦州,在那個柳葉翻飛的季節,不經意間漫步到此。在這裏,曾美好過一段年華,在這裏,曾沾染了一抹心傷,只因在最美的年境,最美的這座城裏,遇見你。

一個人,一座城,一段年華,沾染了一抹風情,滋潤著那個古老的故事,也溫柔著你溫情的浪漫。 月光淺淺,半沒古城,踩著月光中記載著秦州滄桑歲月的大理石浮雕走廊。那橘紅色的燈光仿佛映出了一軸軸畫卷,一段段歷史。那古老的傳說,那崢嶸的歲月在你我徒步曼妙中點點呈現。望穿那秦時的明月,踏碎那唐宋的風雪,撫過那清明的花影,攜一路風雨,從遙遠走來,又走向遙遠。醉了你的心,我的夢。請給我一首最美的詩,我要為她譜一曲讚歌,為你書一紙流連。

幽幽暗暗的燈光裏,眼神在微風吹得晃動的湖面游離,滿目色彩。恍惚間,伱以清純的姿勢端莊含情地委婉輕吟,潺潺的吟詠似靈魂在嗚咽,纏綿糾結,哀怨情深,如一抹淡綠常伴碧水的青蓮,似一株雲霧繚繞空穀的幽蘭。

總之,那清淺的時光裏走過了溫柔清淺的伱,我也曾無數次沿著伱的足跡去尋找屬於我們的那一季花紅柳綠。只可惜,天,還是那片天,樹,還是那棵樹,長椅,還是那長椅,只是,那天底下,那樹旁邊,那長椅上坐的,已經沒有你。時光不會倒轉,因為我知道,回得了過去,也回不到當初。至少,那些故事曾濕潤過我的眼眸,也曾溫暖過我的心房

聲聲鏗鏘,字字激昂,是誰在三角花園邊吟唱,那古老的西府秦腔。一根扁擔悠長,一頭挑著歲月滄桑,一頭挑著吆喝聲悠揚,在這古城裏穿街走巷,叫賣著面皮呱呱雜糧。秦州人正傳承併發揚著古老的秦州文化,為古城演繹著一曲曲盪氣迴腸。七月的花,開了,開在七月,花香伴著七月的風彌漫了整座城,香了這無邊的夜。一季花涼,落了滿地離殤,半箋心語,吟痛水中那半彎月亮。

我知道你是從遙遠飄來的一朵雲,只是暫時棲息在這陌生的枝頭,一陣風吹過,便帶著我濕潤的深情,輾轉遠走。可依稀間,伱似乎依然徜徉在秦州古巷,為幽深的小巷而神往;似乎依然在靜賞南大橋下的流水,為那如詩似畫而心醉一條路,美麗而浪漫,月光,倪虹,七月的花。一條路,古老而滄桑,枯藤,老樹,與野鴨。

一路泥濘千年也遍尋不到著色於青春的半點好墨,杜甫的一句“老樹”讓所有神秘都往後退,退了又一千年,退成如今南郭寺裏最美的風景。而它的驕傲從未飛出這片遼闊,它的自豪永遠茁壯著這片富饒。我仿佛看見蒼老的枯枝間,細膩而清純的風正與片片綠葉竊竊私語,將萬語千言折疊成一句珍重,把一腔熱情凝固成風,送你一路走遠。

你從秦州走過,了無痕跡,匆匆過肩,只留下我,獨拾幾點夢碎,守一座空城。留給我一世奢望,是滄桑,是惆悵,是淒涼?那段深情,早已斷天涯,惟有對著它許一簾幽夢,用心抵達一場又一場虛擬的相逢。我用我慵懶的手指,拾起那瘦弱的文筆,蘸著南湖裏沒有被濾過的苦水,寫春堤上那嫩柳奇異的芬芳,抒那荇藻和水的微涼,還有,我的憂傷,你的惆悵。

我靜靜地望著那一片天,伱輕輕地揮手作別那四面的水。藍藍的天,碧綠的水,都寫滿了不舍,我不舍伱,伱不舍這裏,只可惜這片曾經脯育了無數英雄豪傑的神奇土地也無法給你一片安放靈魂的淨土。你走了,帶著滿眼的不舍,揚起一路風塵。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9/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